555彩票

来源:孔孟之乡 作者:赵星灿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5-05-30
摘要:

    在中国传统文化的艺术宝库中,戏曲堪称国之瑰宝。从京剧到川剧,从蒲剧到秦腔再到乱弹,一招一式都能让人叹为观止、拍案叫绝。小小舞台,之所以能够演绎大千世界,就在于这一招一式的描摹与点染,而让观者沉醉其中。四平调作为地方优秀剧种,在济宁市金乡县可谓家喻户晓,为城乡居民喜闻乐见,但随着时代的变迁,弥足珍贵的四平调也和其他非物质文化遗产一样,面临着传承与发展的重任。

  起源于一百年前的“花鼓戏”

  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四平调传承人杜雪亭向记者介绍说,金乡四平调的前身是一百年前的民间淮北花鼓戏,男的腰挎花鼓,女的头顶绣球,两人对唱,这是当时花鼓戏最传统的表现形式。当时的国民政府认为花鼓戏的唱词有伤风化,并多有男女情爱的曲目而屡遭禁演。艺人们对花鼓的演唱形式进行了改进,但由于花鼓音乐的调式不统一,加之当时缺乏文化乐理知识,对不懂音乐理论的人来说,确实困难重重。艺人们为了生存,废寝忘食,绞尽脑汁,最终以花鼓的“平调”来做男女腔的基础,让女的脱掉高跷,男的摘掉花鼓,并穿上服装来模仿戏曲的演出,又移植了一些其他戏曲的剧目,吸收了豫剧、评剧和京剧的表演程序,丰富内容,推陈出新,逐渐形成了现如今的四平调。
  杜雪亭说,四平调名称的来源主要有两种说法,第一个是,四平调的前身源自“花鼓”,并汲取借鉴了豫剧、评剧和京剧的曲调而逐步形成,便取名为“四拼调”,后来又改成“四平调”;另一种说法是因其曲调四平八稳,四句一平,故称之为“四平调”。“四平调在中国的戏曲艺术中可占有特殊的地位。”杜雪亭说,“金乡四平调的演变过程详实清楚,源流分明、有始有结,是歌舞向戏曲艺术转变的一个鲜活标本,被誉为‘中国戏曲发展的一个缩影’。”

  具有艺术包容性的四平调

  今年75岁的杜雪亭说,自己从五岁左右的时候,就开始跟随着父亲学唱戏,八岁登台演戏,至今已经快七十年了。父亲是金乡四平调的创始人,有着“黑云彩”之称的杜学诗。“每天早上五点钟就要起床练嗓子,当时比较贪玩,也没少挨打。”说起儿时学唱戏的情形,杜雪亭记忆犹新。
  杜雪亭介绍,四平调的唱法种类丰富多变,无论有多难唱的唱法都可用四平调来展示,唱腔上也非常的随意。四平调的唱法与二黄原板比较相似,又兼具了二黄原板的风格。四平调只有快板和慢板两种形式,而这两种形式的旋律基础又基本相同,只是节奏上有所区别的,所以中速节奏的是四平调原板,慢节奏的是四平调慢板。当时的四平调具有很强的艺术包容性,不仅吸收了其它曲艺表演的优秀成分,还吸收各种民歌、小调的精华来丰富自身,所以地理环境的不同和创作者的差异,导致形成了诸多风格不同的流派,但因前身都是花鼓戏,又都产生于民间,所以不论其表演形式还是唱词曲调,都具有很强的乡土气息,容易在民间产生共鸣。而金乡的四平调,也具有浓郁的地域艺术风格,女性的声音委婉俏丽中透露着质朴,男性的声音则刚柔并济、粗犷奔放,具有较强的说唱特征。

  曾经红极一时的四平调

  浓厚的乡土气息,通俗易懂的唱词唱曲,正是因为四平调的朴实与接地气,使得四平调很快就被老百姓所喜爱。特别是解放后,经过一系列的戏曲改革后,四平调有了更多的剧目。“20世纪五六十年代,可谓金乡四平调发展的鼎盛时期。”杜雪亭说道,“那时候的四平调可谓红极一时。”杜雪亭回忆道,随着社会环境的逐步恢复稳定,人们在精神上的需求也不断提升,在“百花齐放、推陈出新”方针指导下,四平调也就成为了济宁市金乡县民众文化生活的选择,出现了最辉煌灿烂的时期。1960年10月,金乡四平调演员在济南演出《陈三两爬堂》之后,受到李先念等中央领导的接见。当时的演员们以精湛的技艺,得到众多观众们的喜爱。这一时期,金乡四平调结合时代的大背景进行改革,创作出了诸多现代的曲目,内容切合实际,演出后收到观众们的一致好评。
  在国家政策的扶持下,当时剧团的人员也有所增加,生、旦、净、末、丑各个行当也都逐渐配置齐全,由原来的生旦戏,逐渐演变成可以演帝王将相的大戏,如《小八义》《千里驹》,也有根据羊山战役创作而成的《战羊山》等等,现代戏源源不断地出现在舞台上。那个年代,听戏是最受欢迎的一种休闲方式,受到当地观众的热烈欢迎。
  自从上世纪五十年代,直到文革开始,金乡四平调的发展越来越壮大,进入了第一个黄金时期。可惜的是,在文革时期,四平调也和其它的曲艺表演一样未能幸免于难。杜雪亭说,“在这场浩劫中,我的父亲、老公及一大批老艺人们都被批斗,受到了种种迫害,四平调一时之间几乎销声匿迹了。”

  剧场沉寂时的“青黄不接”

  文革之后,独踞舞台的八大样板戏也随之退出舞台,改革开放的春风也催生着各个剧种的复苏。国家的经济体制发生巨大的变革,人们的思想开始逐步开放,束缚文化发展的各种羁绊消失,一大批古装剧目的回归,加之人民群众家庭的收入水平也开始逐步提高,这都为四平调的发展和繁荣创造了条件。20世纪80年代初,四平调迎来了第二个发展高峰。曾经一度出现排队购票的场面,并一再要求延长汇演时间。可见,当时各界人士对四平调喜爱和赞誉。
  随着改革开放的进一步深入,也带来了先进的传媒,电影、电视的普及以及歌舞的盛行,使得人们的审美意识开始变化,受流行文化的冲击,传统戏曲的魅力逐渐搁浅在审美需求之外,人们开始走出剧场,四平调和其它戏曲一样受到冷落。
  改革开放前,科技尚未发达,人们的娱乐生活除了看电影外,就只有去欣赏戏曲来感受艺术的魅力。80年代中后期,随着科技全球化进程的不断加快,科学技术的不断创新,诸多新鲜的传媒开始进入千家万户,广播、电视、电脑开始成为获取信息的主要来源,人们对文化的需求逐步发生了改变,传统戏曲的慢节奏与现代人追求的快节奏开始慢慢拉开差距,人们不需要出门,即可享受到丰富多彩的艺术表现形式,四平调被慢慢淡忘也成为一种趋势。
  随着外来文化以及本民族文化艺术形式的不断创新,各种艺术形式争奇斗艳。以电影、电视剧和流行音乐为代表的外来文化逐渐深入人群,尤其是电影席卷全球,冲击社会各个角落;国内各种题材的电视剧、流行音乐也是层出不穷,加之喜剧小品的繁荣,在春晚成功夺取全国观众的视线,就更不用说现如今影响更大的互联网了。与之相对的是,四平调唱腔上过于单调,节奏上也比较古板,根本不能满足人们的需求。
  另一个最重要的原因,是20世纪80年代末,撤销了剧团,直接就导致很少有人再愿意学习四平调。四平调形成时间比较短,影响面也没有其他戏曲大,属于小剧种,更导致了四平调的无人问津。“我有的几个学生,年纪最大的已经六十岁了,最小的也已经五十多,现在根本没有年轻人来学习四平调了。”杜雪亭说,缺乏专业的表演者和创作人员,也是导致四平调不景气的一大原因。

  艰难艺术之路上的前行

  2009年,金乡四平调成功申报了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,借助这次机会,金乡四平调剧团恢复了。据杜雪亭介绍,虽然是剧团恢复了,但也只有在文化馆组织大型活动的时候,才会把当年的这年老演员都叫来演出,还有最近搞的活动“千戏下乡”。这些都是没有报酬的,有时候连演出的服装、道具都需要自己拿钱购买。“这是我一生所从事的事业,完全是凭着热爱这门艺术,才一场场的跟去义演。”
  让杜雪亭感到高兴的是,为抢救这一传统戏曲剧种,政府相关部门也给予了剧团多方面的扶持和帮助。文化馆邀请杜雪亭等老一批演员出演,并录制了四平调经典剧目的录像带,以便永久保存。与曲阜师范大学联合成立了金乡县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中心,还通过举办免费的培训和收徒弟等活动,为金乡四平调的保护、传承和发展注入新鲜的血液。这让杜雪亭看到了希望,她说:“如果能这样把四平调发展下去,我就放心了。”
  当这一地方剧种重新回到民间的时候,当耄耋之年的老人们为了自己的爱好而依然不断努力的时候,人们期待着四平调再一次绽放出璀璨的光芒,重回当年“四平调进了庄,家家户户不喝汤”“不听四平调,晚上睡不着觉”的情景。
  从一百年前的形成,到三四十年代的发展;从五六十年代的鼎盛,到文革时期的沉寂;从改革开放后的复苏,到九十年代的危机;从新世纪之初的守望,到今天崭新的曙光,金乡四平调走在了新的传承与发展之路。 

    图为排练现场

四平调 

四平调 

四平调 

四平调

责任编辑:admin
首页 | 资讯 | 文化 | 旅游 | 儒商 | 名人 | 宗教 | 曲艺 | 武术 | 碑学

© 2006-2017 孔孟之乡 版权所有 点击这里给孔孟之乡发消息

鲁ICP备06020822号

电脑版 | 移动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