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易彩票

来源:本站原创 作者:贾红梅 曾现金 人气: 发布时间:2008-12-02
摘要:

  戏曲是优美、绵长的,为了这分优美,刘炳金付出了汗水;为了这分绵长,他甘守清贫,无怨无悔。跟戏曲打了一辈子交道的刘炳金说:“戏曲应该千古流传,年轻一代有责任从老一辈手中接过火把,把它传下去。”目前刘先生正带着一群热爱戏曲的学生发扬戏曲事业。这都源于刘炳金无法割舍的戏曲情结。

  十年磨出金嗓子

  4月7日,记者敲开济宁市中区土门子南街一栋陈旧小院的大门,门前的街道只能容两人并行,院内房屋相连。刘先生说,这就是他居住了20余年的“爱巢”。拉起弦子,唱了一段豫剧后,他便跟记者打开“话匣”,聊起他的戏曲半世情缘。

  59岁的刘炳金是金乡县羊山镇人。那时的农村,家里还没有通电,到了晚上也没地方去玩。当地最热闹的节目无非是农闲时的戏曲表演。刘炳金说,他小时候经常跟大人们一起到邻村追着听戏,听到哪个村子有锣鼓声就到哪村去。

  不知不觉中,他就迷上了民间戏曲。不管熬到多晚、身体有多疲倦,戏里的情节还是记得真真切切,经过反复回味,还能模仿他们的腔调唱上几段。十二三岁时,刘炳金在邻里乡村的名气越来越响。后来,小有名气的他被嘉祥县有关部门请去参加“上山下乡”曲艺演出。

  “农业学大寨”的时候,凭借优美的唱腔刘炳金被调入金乡县四平调剧团。在这里,他练功、排戏,并开始经常参加剧团的演出。二十四五岁的刘炳金以他浑然天成的嗓音受到村民的“追捧”,人送外号“金嗓子”。

  给刘先生留下深刻记忆的是,在参加县里文艺汇报演出时他被济宁市文化局的陈道亭相中,字正腔圆、优美动听的唱腔征服了陈道亭。于是他被调入济宁市吕剧团。在这里刘先生又开始了自己的吕剧生活。他饰演的一出《郑小娇》曾到安徽、江苏等地巡回演出,受到观众的热烈欢迎。

  1986年,刘先生因故调离吕剧团,到济宁市供销社上班,然而他并没远离戏曲舞台。每逢有演出任务,济宁市文化部门还是邀请他参加。

  “失业”激发老年志

  在刘炳金的人生经历中,有两件事让他隐隐作痛:一是离开了钟爱的吕剧团,演戏的机会少了。上世纪90年代初,有了一个机会,马玉金老师编写了一部《好人老程》的剧本,他被邀请饰演里面的盲人马大叔,整部戏只有十多句台词,刘先生把他演得无可挑剔;二是自己的单位现在破产了,他成了吃低保的戏曲名人,“不怕别人笑话,我真的是没办法”。

  刘炳金说,只要一演戏什么都忘了,台上精气神儿十足,但是到了台下却累成了一摊泥,连眼皮都懒得睁一下。尽管如此,刘先生还是感到无比幸福,因为虽然离开剧团,却没有抛弃戏曲。让他最牵肠挂肚的是戏、是舞台,他不敢想没有“戏”的日子怎么过。

  终于抱得金奖归

  刘炳金说,2001年,经过有识之士的保护整理,历经沧桑的济宁渔鼓重新焕发了勃勃生机。这一具有浓郁特色的民间艺术正在被重视,并成为济宁戏曲文化的一张名片。

  当年,济宁市文化局推荐两个节目参加全国第十一届曲艺群星奖决赛,其中渔鼓戏《断机教子》还没有主角,有人就想到刘炳金动听的嗓音最适合演唱,就将其邀请来参加排演。“有政策的扶持、有剧目的创新、有前辈的指点、有演员的勤勉,有观众的回归……渔鼓的演出必然会走向繁荣”,他这样鼓励自己。于是刘炳金整天泡在排练场,不管有没有他的戏都呆在那里看排演,看导演做示范动作,听导演讲人物,使自己融入整个戏中,像着了魔一样。

  功夫不负有心人,《断机教子》终于抱得金奖归。

  雏凤清于老凤声

  刘炳金在戏曲上可谓是多才多艺。当记者询问他今后的打算时,他坦诚地说,自己正在教学生。因为他发现,在戏曲环境发展道路艰难的今天,仍有不少孩子喜欢戏曲。“他只要来学,我保证教会他。”刘先生说,“有的孩子太小,开始对戏曲专业不太懂,可是他们学着学着就喜欢上了。”刘炳金的学生刘晓荷、王光涛12岁时说唱的渔鼓落子,曾获全国蒲公英奖银奖。他感到濒临失传的渔鼓戏终于后继有人了,传统戏曲的精髓得到发扬。这更激发了他言传身教的热情。

  采访结束时,应记者之邀,刘炳金又唱了两段优美的吕剧和四平调选段,高亢激越的嗓音弥漫在小屋内,经久不息。

责任编辑:admin
首页 | 资讯 | 文化 | 旅游 | 儒商 | 名人 | 宗教 | 曲艺 | 武术 | 碑学

© 2006-2017 孔孟之乡 版权所有 点击这里给孔孟之乡发消息

鲁ICP备06020822号

电脑版 | 移动版